一池鲤

风继续吹 有心的人一追再追

宿命的背后



蒋易第一次见到张海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。因为接近考试,图书馆人满为患,蒋易仗着身高优势在角落发现一处空位。

“请问这里有人坐吗?”

面前走来一个男生小声询问。蒋易摇摇头,那男生舒了一口气坐下,开始翻阅带来的书——似乎是演出制作类的书籍,那男生看的很认真,蒋易扫了两眼便把目光又投回自己的书中。

到了半下午时,图书馆里人越发的多起来,不少人坐在地上靠着书柜看书。蒋易摘下眼镜捏了捏太阳穴,瞥见对面的男生仍然是一脸专注在看书,而后似乎是感应到了蒋易的视线,那男生抬起头和蒋易四目相对,露出困惑的表情,蒋易连忙把视线转向窗户,假装在看风景,心脏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不过是多看了两眼,怎么有一种被抓到偷看的羞耻感。蒋易快速收拾好心情,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到书里去。待到再次抬起头时,对面的男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,窗外的天色慢慢变暗,蒋易略带失望的整理好书离开了图书馆。

后来的几个月蒋易没有再遇见这个男生,直到一个傍晚,学校门口来了几辆大巴,无数学生围成了一团。蒋易好奇的凑上去,原来是高他们两个级的学姐学长们刚演了话剧回来庆功。蒋易对此不感兴趣,正想走时,大巴门打开了,一行人在学生的欢呼中下了车,蒋易看见那天在图书馆遇见的男生赫然在列。人群中那男生似乎有点手足无措,蒋易看着他被推来推去有点心疼,正想进去把他拉出来时却突然顿住,自己不过是个和他有一面之缘的人,他大概早就忘了自己了吧。默然一会,蒋易抄着兜转身走了。


“当你在意一个人的时候,看到他的几率就会变高。”

从书上看见这句话时蒋易只觉得扯淡,他从来不相信玄学,然而当他在一天之内无数次看见那个男生时,他信了。

无论是闹哄哄的食堂,还是安静的排练室,亦或是热血沸腾的篮球场,蒋易总能看见那个男生经过的身影。想要深入了解的心迫切不已,蒋易动用所有人缘开始悄悄打听这个男生。

“张海宇,08级表演制作系的学生”

张海宇。

蒋易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。一旁的哥们见他不说话,不由好奇起来:“你怎么突然想起打听他了?这人平时也没什么存在感,和你八竿子打不着啊”

“关你屁事啊,你可以走了”

蒋易说着,把多嘴的哥们往门外推。

“诶诶!说好请吃饭的!”

“我现在有事,下次再说”

不等那哥们再继续说话,蒋易把他推出门外关上了门。走回书桌旁坐下,蒋易在笔记本上写下张海宇的名字。
蒋易觉得自己有点奇怪。明明只是一个陌路人,为什么就偏偏如此在意?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,蒋易摇摇头把笔记本锁进了柜子里。

而后的日子蒋易越发关注张海宇。从一开始仅仅了解名字到得知性格,爱好,甚至于喜欢穿什么衣服。蒋易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毛病,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张海宇的心。

几个月后,蒋易听说了张海宇通过了今夜百乐门面试的消息。

“或许,是时候了?”

蒋易不再多想,开始日夜准备。经过繁琐的面试,蒋易终于叩开了今夜百乐门的大门。

“蒋易,你是单独进组的,我们想给你搞个组合”

制作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些照片,排开放在蒋易面前。在一堆照片里蒋易马上就看见了张海宇。

“这些也是单独进组的,你对谁有意向吗?”

蒋易假装认真审视着照片,实则手心已经沁出了汗。一阵犹豫后,蒋易拿起张海宇的照片。

“就他吧”



进剧组前蒋易买了一模一样的两只戒指,简单的款式没有任何花样,

与张海宇正式见面那天,蒋易摘下眼镜戴上戒指,西装革履的他完全没有当年青涩的模样,张海宇自然也不会认出这是在图书馆有过一面之缘的校友。

“你好,我叫张海宇,是你这次被分配的搭档。”

“你好,我叫蒋易,合作愉快。”


合作出乎意料的契合。一夜之间俩人一炮而红,新闻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。

“张海宇”和“蒋易”成为了不可割舍的共存体。



“海宇蒋易,待会有一个采访,你们准备一下”

“怎么办?第一次接受采访好紧张”

张海宇有点手足无措。蒋易好笑的看着张海宇,拍了拍他的肩:

“淡定,我是你坚强的后盾。有什么接不下去的问题丢给我就行”

张海宇闻言挑了挑眉:“那怎么行,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哥,理应是我照顾你”

“行,那问题都由你来回答,我只管做一个雕塑”

张海宇瞥了一眼蒋易:

“我才不信你会不说话,你的话痨属性可是人尽皆知的”

蒋易倒也不反驳,只是笑着在张海宇肩上轻轻拍了拍。

一个小时后,两人站在采访间门口。

“加油”

“加油”

说着,蒋易推开了门



采访进行到最后,新闻记者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。

“你们被随机分到一组,同是校友默契度又那么高,你觉得这是巧合吗?”

张海宇略微思索,回答道:“是宿命吧。”

蒋易低头摸着戒指笑了笑。

你所想的宿命,是我在背后努力换来的相遇。



END.


半年前写的 改了改发出来
假装预热(误)

因为天气好 因为天气不好




“啪嗒”

蒋易关上窗,雨滴顺着玻璃滑下,留下一道道水渍。

“啪嗒”

张海宇打开窗,阳光洒进客厅,照的人暖洋洋的。


“今天在做什么呢?”

“背剧本等拍戏呗,无聊死了”

张海宇在语句后面加上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,逗得蒋易噗嗤笑出了声。

“加油,我会好好看的”

看着对面发来的鼓励,张海宇眼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:

“好想念中餐,在这里每天吃海鲜都快吃吐了”

“回来请你吃”

“不,我要吃你做的”


蒋易盯着消息挑起眉,这人不是一直嫌他做饭难吃?怎么突然要吃他做的饭菜了。


“只要你不嫌难吃就好”

“怎么会!你做的菜最好吃了”

“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”

“自从我吃了这边的中餐馆以后,我才发现你是个厨艺天才”

“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?”


看着蒋易疑惑的回复,张海宇对着手机笑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
“当然是在夸你”

“啧,怎么觉得不太像”


这个傻子。
张海宇在心里想着,他当然不能明说自己想他了。


“不信算了”


消息发过去以后蒋易一直没回复,张海宇等了一会后觉得无聊便拿出耳机戴上开始听歌。突然,电话铃声打断了音乐,张海宇一看是蒋易的来电,赶紧接起来:


“怎么了?”

“今天在下雨”

“噢,多穿点,别感冒了”

“你那里天气怎么样”

“很好,大太阳”


随之而来的是沉默,张海宇静静的听着对面传来的雨声。半响后,蒋易开了口:


“海宇…”

“恩?”

“我想你了”

这头的张海宇笑开了花:

“恩,我也是”


因为天气好,所以想你。因为天气不好,所以更想你。



End.

来自鬼怪的梗,短的不能再短的小短篇。

今天也想和你一起睡 啵唧

友情之上




张海宇偶尔会思考。如果他没有遇见蒋易,如今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。


蒋易温柔,体贴。看起来像个毛躁小伙子,实则细心的很。张海宇不喜欢烟味,蒋易便从来不在他面前抽烟。张海宇嫌麻烦不吃早饭,蒋易每天带着两份早餐来陪他一起吃。当张海宇磨不出好本子时,蒋易总能抛出几个笑点让剧本熠熠生辉。


“你一定很会撩妹”


吃早饭时张海宇突然没头没脑的说到。蒋易笑了笑,替张海宇拿掉嘴角的饭粒,


“快吃吧你”



天气渐渐转凉。入冬以后蒋易总是穿得很多,明明很瘦的一个人,裹得活像个被吹胀的气球。


“小伙子多吃点饭,看你瘦的,穿再多都没用”


张海宇用一副大人的口吻教训蒋易。蒋易瞥了瞥他,没说话。


写本子,对台词,排练完后已是凌晨。没有了暖气陪伴,张海宇走出电视台时被冷空气冻得瑟瑟发抖。一旁的蒋易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,又取下围巾给他戴上,把张海宇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
“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穿这么多了吧”


蒋易抄着手,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海宇。张海宇撇撇嘴,把还带着体温的衣服裹得更紧了些。



连续的劳累加上睡眠不足,张海宇病倒了。想来想去不知道联系谁,张海宇最终只得打给了蒋易。十分钟后,门被敲响了,张海宇裹着毯子给蒋易开了门,然后坐在沙发上一个劲打喷嚏。


“啧”


蒋易见张海宇烧的眼角通红,转身进了厨房把路上买的粥倒进碗里,塞到张海宇手上。


“这…什么?”


张海宇难受的紧,眼睛都不大睁得开,只知道蒋易递给他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。


“粥,快吃”


“我没胃口”


蒋易叹了口气,在张海宇身边坐下,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
“吃了粥才能吃药,乖”


“你这语气像哄小孩子”


“你本来就是小孩子”


听见这句话张海宇一下来了精神,眼睛猛然瞪大看着蒋易:


“我比你大!我是你师哥!”


看着张海宇一脸不服气的样子,蒋易不由笑出声:


“好,你是师哥。师哥请吃粥”


“嘁”


张海宇不情不愿的吃了几口,然后把碗放到茶几上,坚决不再肯吃。蒋易拿他没办法,只好端来热水给他把药喂下。待蒋易收拾完碗筷后,张海宇已经倚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了。


“海宇,进卧室睡”


“恩…”


张海宇模糊的答了一句,身子却丝毫没动,蒋易只得进卧室抱来被子搭在张海宇身上。


“难受…”


张海宇抱着被子,在沙发上扭来扭去始终找不到舒服的姿势。蒋易见状在沙发上坐下,把张海宇搂到怀里,张海宇顺势把头靠在了蒋易腿上,蜷缩成一团。


“蒋易…”


“恩”


“我本子还没写完…”


见张海宇满脸潮红紧闭着眼念叨本子,蒋易心里又是心疼又是好笑。


“等你病好了再写”


“会不会来不及…”


“不会,有我在”


蒋易用手指轻捋着张海宇的头发,柔软的发梢从指尖划过,张海宇打个喷嚏,脸在蒋易腿上蹭了蹭,逐渐陷入沉睡。


几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客厅,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走着,午后的时光温暖而静谧,蒋易埋下头,小心翼翼的在张海宇脸上亲了一下。





End.


迷失




俩人的冷战在确定关系一周后。


蒋易冷眼看着张海宇和狄志杰头对头的讨论剧本,把门一摔,走了。回到酒店,蒋易懒得开灯,径直坐到阳台上抽烟。


张海宇很受欢迎,蒋易知道。


这一周来他患得患失,甜蜜心酸周而复始。在这场恋爱里他从一开始就处于弱势,他不了解张海宇的心,就算他们已经在一起。

告白那天晚上,蒋易在张海宇耳边说:


“我喜欢你”


张海宇只是轻轻的回抱了他。蒋易多希望张海宇也能表明心思,让他不再猜来猜去。

这乞讨般得来的爱情,始终让人心慌。


连着抽了几支烟,蒋易觉得冷风吹的有些头疼,于是从地上爬起来窝进了床里。手机很安静,蒋易再三确认了并不是没电或是没信号,而是张海宇没有联系他。短信,电话,或者一条寥寥几字的微信也好。蒋易期盼着,却什么都没有。



第二天。

蒋易从混沌的梦中醒来,窗外阴沉的天气像极了他的心情。从床上爬起来,蒋易瞥见手机有两个未接来电,均来自张海宇。一阵窃喜后,蒋易拿起手机想要给张海宇回过去,却在按下呼叫键的那一刻迟疑了。犹豫了会,蒋易最终还是把手机扔到一边,走到卫生间洗漱起来。



“蒋易!你昨晚去哪了?”


刚走进百乐门演播厅,金婧一脸急切的扑了过来。蒋易摇摇头,略过金婧往后台走去。


打开休息室的门,张海宇正坐在桌子旁对着剧本皱眉,听见声音转头看过来,和蒋易的眼神撞了个正着,蒋易急忙收回视线,垂下眼眸走到沙发旁坐下。


“吃早饭了吗?”


蒋易装作没听见,摸出手机玩起来。


“要一起去吃早饭吗?”


仍是没有反应。张海宇叹了口气,转回身继续改剧本。


太安静了。

仿佛一扇门隔绝出两个世界,休息室里只剩下俩人呼吸的声音,蒋易默默把眼神投到张海宇身上。专注,皱眉,思考着咬笔头,张海宇的小动作蒋易永远看不厌。这个人儿平时安静内敛,演戏时却光芒四射,让人移不开眼。


或许我配不上你。


蒋易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,随后他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
蒋易从未有过这样不自信的时候。在以往的恋爱中他永远占据着主导权,直到遇见张海宇,认识张海宇,爱上张海宇,他变得渺小,仿佛张海宇是一片辽阔的大漠,而他只是小小的沙粒。


“海宇,这个剧本…”


狄志杰拿着剧本推开门走进来,却发现蒋易也在,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

张海宇蒋易并未公开在一起的事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。俩人黏在一起的日子比以往更多,张海宇总是对着蒋易温柔的笑,而蒋易的眼神永远追随着张海宇。


想至此,狄志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,只得僵在原地。而蒋易却突然站起身来往外走去,经过狄志杰时淡淡的瞥了一眼,狄志杰只觉得一阵寒颤,那眼神里分明带着刀子。


“嘭”


蒋易把门甩上,张海宇对着狄志杰笑了笑:


“不好意思,他心情不好”


“没关系”


狄志杰走到张海宇旁边坐下,擦了擦汗。他哪敢怪罪,蒋易不把他拆了已经是莫大的福祉。


而这边,蒋易不言不语的走到了天台,刚才的画面一遍遍在他脑海里重放。他不是有心针对狄志杰,他只是见不得任何人和张海宇亲近,他已经把张海宇视为了自己的所有物,别人挨一下碰一下都不行。


但越是占有,失去的越快。


蒋易捏紧了拳头,雨点打在脸上,很快模糊成一片。


“蒋易”


张海宇从背后走来,站到蒋易身边抬头看着他。
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
蒋易把视线投向远方,强迫自己不去看张海宇关心的神情。


“你对我不满吗?”


蒋易咬紧嘴唇,把拳头捏的作响。


“我真的猜不透你在想什么。”


“猜不透的是你!张海宇!”


蒋易猛然怒吼,把张海宇吓了一跳。看着面前的人儿受惊的表情,蒋易忽的心又软了。


“可不可以告诉我,你到底对我是怎样的感情?”


“是爱情吗?还是友情?我搞不懂你,张海宇。”


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


张海宇目瞪口呆,蒋易的表情看起来很失落,又很愤怒。雨突然下大了,俩人却都没有挪动半分。


“我很喜欢你,张海宇。只要你要,只要我有,我的所有都可以给你。”


“我想和你在一起,每时每分都想,我勾画的未来都是你。喜欢你这件事我说了很多次,可我看不见你的心。”


蒋易感觉到眼角有温热,他不愿让张海宇看见,只得胡乱的摸了摸脸,将雨水泪水混在一起。张海宇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蒋易,是因为他吗?是他把蒋易逼成了这个样子?愧疚填满了心,张海宇走上前轻轻抱住蒋易。


雨越下越大,张海宇和蒋易在雨中静立。不知是谁开了头,嘴唇慢慢贴近,俩人小心翼翼的感受着这带着愧疚与落寞的吻。


在这吻中,蒋易明白了张海宇的心。








当你迷失彷徨,当你深陷绝望,请抓紧我的手。

我不说,不代表不喜欢你。

我的真心,早已双手奉上给了你。




风吹过



又是一个人。


张海宇独自走在街上,今天是元旦,大街上张灯结彩,情侣来来往往。


张海宇走到一个喷泉旁,纵身跃到台子上坐下,大理石的台子很凉,张海宇却不甚在意。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翻了翻,朋友圈被祝福刷屏,却没有那个人的消息。张海宇退出朋友圈,在联系人栏翻到那个人,祝福的话写了又写,最终还是没发出去。


“呼”


收起手机,张海宇哈出一口气,看着不远处的电影院,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下台子向电影院走去。


电影院内暖气很足,张海宇却不敢取下围巾,反而把围巾往上拉了拉,紧紧遮住脸在电影院四处逛了一圈。上映的电影很多,选来选去,张海宇最终却选了一部悲剧。


买票时着实尴尬了一番。

张海宇不敢大声说话,只得比划着告诉售票员自己要哪场电影哪个位置。见那售票员疑惑的看着他,张海宇耸耸肩,想着这售票员大概以为自己是哑巴。


好不容易买完票,张海宇又去了卖吃食的柜台。一个人看电影倒是很随意,没那么多讲究,随便要了杯名字很长的咖啡,张海宇趁着人少提前进了放映厅。


厅内灯光很暗,大屏幕也黑着,一眼望去也只是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,且都在低头玩手机。每个人的脸都被屏幕照亮,面无表情的一张张脸,像是在演鬼片,而自己是欣赏着这一切的观众。


想到这里,张海宇突然被自己逗笑。

收回视线,张海宇摸出手机打开电筒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,把围巾拉低一些。


他这会在做什么?


想着,张海宇又打开微信,朋友圈依然没有那个人的动态。

张海宇把对话框点开。


“在干什么?”

删掉


“元旦快乐”

删掉


“我在看电影”

删掉


手指在键盘上来来回回,张海宇却始终下不了决心把消息发出去。

正在纠结之时,张海宇看见一个人慢慢踏着楼梯上来。随意瞥了一眼,灯光太暗看不清,那人没有用手机,只能略微看清穿着大衣,围着围巾,很高,是个男人。


张海宇看着那人慢慢走到了自己这一排,不由把围巾往上拉了拉,那男人看了张海宇一眼,又往上走了一阶,最终在张海宇背后坐下。


“奇怪”


张海宇在心里嘀咕了一声,把手机收起来。

随后又进来几个观众,都找着各自的位置坐定。厅很大,观众很少,显得很冷清,张海宇倒是很喜欢这种氛围。看着荧幕开始放片头,他取下围巾,开始认真看起来。



两小时后。


电影结束,张海宇裹上围巾随着人群慢慢走出了放映厅。看着电影院大厅内依然人满为患,张海宇叹口气,低下头快速的往外走。


“刚才有两个很奇怪的人”


张海宇寻着声音看了看,是休息的工作人员在聊天。


“怎么奇怪?”


“俩个男人,一高一矮,都裹着围巾,只露双眼睛,也不说话,就比划着告诉我买什么票,而且买的都是悲剧电影,大过节的,也不看点喜庆的”


“那俩个男人是一起的?”


“不是,俩人买的位置一前一后”


“那还真挺奇怪的”


张海宇顿住了。


那高个子男人不就是坐在自己背后的男人?


裹着围巾,也不说话,和自己看同一场电影,还恰好坐在自己背后。


张海宇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什么。


迅速抬头四处张望一番,大厅内人声鼎沸,却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
是巧合吧,或许是个和自己一样孤独的人罢了。


张海宇这样想着,也不再纠结,快步向外走去。



刚走出电影院,冷空气便迫不及待的和张海宇来了个亲密接触。张海宇打了个哆嗦,摸出手机翻了翻朋友圈,还是没有那个人的动态。


收起手机,环顾一圈灯火通明的城市,张海宇裹紧围巾向一家餐厅走去。


“欢迎光临”


因为过了吃饭的点,店里人不多。张海宇小小庆幸了一下,走到吧台点餐。


“这个,这个,这个”


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和比划的动作,张海宇顺利点完餐,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
这家餐厅他和那个人常来,张海宇看着自己点的东西,几乎都是那个人爱吃的,他却吃不出味道。


快速吃完这如同嚼蜡的一餐,张海宇一刻也不想多呆,起身逃跑似的离开了餐厅。


以为点了那个人爱吃的,就能假装那个人在自己身边,却没想到故地重游,全是心酸。


张海宇在心里想着,抄着兜慢慢走回了喷泉广场。


对面的大楼荧幕正在放映广告,张海宇看了一会,觉得很是无趣。再次摸出手机,张海宇看见朋友圈上有了更新,正是那个人的头像。


他慌忙点开。


“今天和我喜欢的人一起逛街,看电影,吃饭,很开心”

下面附着几张照片。


张海宇心里的酸楚如泉源般冒出来,他忍着难受点开了照片。


几张照片都是晚上照的,每张都只有一个人,穿着羽绒服,围着围巾…


什么?


张海宇不敢相信的再次划回去重新查看:


独自一人逛街的他。


坐在喷泉前的他。


电影院买票的他。


独自吃饭的他。

……


这是怎么回事?张海宇愣在了原地。



“张海宇”


突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,张海宇条件反射的转身,然后被抱了个满怀。


被拥入怀中的那一刻张海宇就知道了这人是谁。他们不止一次在台上拥抱,在私下却是第一次。


黑色大衣,深蓝色围巾,果然是他。


张海宇抬起头,见这人也正在看着自己,灯光映射在眼里,心悸来的突如其来。


“蒋易”


“恩”


“你怎么在这”


“你很迟钝”


张海宇正要反驳却被再次拥入怀中。


他的围巾好像松了,周围好像有人在欢呼,张海宇好像陷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
他听见蒋易在耳边说话:


“元旦快乐,我喜欢你。
第二件事比第一件更重要”



张海宇闭上眼回抱蒋易。

一阵风吹过,好像是爱情。









END.

这集戏很多的围巾【摊手

万万没想到 - 标准偶像剧




我叫蒋大龙。


每天都是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,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。


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,我只希望能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。


走开,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。


走开,不要再烦我了。


---


今天我去百乐门航班视察。


我的家族有十亿家这样的航空公司,两百多亿这样的空乘小妹。


“少爷你好,请问需要什么服务?”


“有什么drunk?”


“可乐雪碧咖啡茶,亲爱的少爷要喝点啥?”


“可乐”

“没有”


“雪碧”

“没有”


“咖啡”

“没有”


“茶”

“喝完了”


“白水总该有吧?”

“好的”


虽然这个空乘小妹长得不好看,身材也不好,看起来还有点二,不过态度还是很不错的。


刚想到这里,空乘小妹一杯水向我泼来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少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”


“这不算故意算什么!”


“对不起,把您的衣服弄脏了”


“我这是意大利手工缝制的全球限量版”


“可是…我们机长也穿的这件”


“我不管,总之是很名贵的,把你卖了都赔不起”


“啪”


一个猝不及防的耳光袭来,我俊美的脸上顿时留下几个通红的指印。


“我是正经的空乘小妹,不是出来卖的!别以为你长着一张马脸,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!”


竟然有人敢对我动手,从未有过的感觉,难道这就是爱的心跳?


一定是的,像我这种土豪,对这种长得不好看,脑子不灵光,却擅长闯祸的平凡女子简直毫无抵抗力。


“你很不错,做我女朋友吧”


“不行!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!你还没有和我在出租车里拥抱,没有在画室里壁咚我,没有在炒菜的时候烫到手手。还有,我要向你索吻,你拒绝。我再索吻,你再拒绝。这样我们才能在一起。”


“哦,这么麻烦。那算了,再见”


“等一下!不要走!我发现,在你转身的那一刻,我已经爱上了你”


“真的吗”


我终于获得了真挚的爱情。









END.

你以为还有吗?
不按套路出牌的我,真是非常可爱呢(误

吃醋【三】




“张海宇蒋易,录制准备”


最终还是工作人员打破了寂静。


张海宇知道自己躲不过了。深吸一口气拉开门板,蒋易抄着手站在门前。俩人四目相对,却都没明白对方眼里的情绪。


“请让一让”


张海宇开口道,客气的好像面前是个陌生人。


“海宇”


蒋易叫了一声。张海宇略微停顿,最终还是没有回头的走了。


带着复杂的心思张海宇回到了换装室开始换衣服。和蒋易西装同色的丝绸衬衣,A字短裙和白大褂。


这是张海宇第一次完完全全的穿上女装。是为了粉丝,更是为了蒋易。



---

“海宇啊,真想看你穿裙子的模样”

“喝多了吧你”

“裙子你知道吧?女生都爱穿的那种。短短的,很好看”

“我是男的”

“真想看你穿一次…”

话刚说完,蒋易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。张海宇看着被酒精染红了脸的蒋易,决定为他真正穿一次裙子。

---



“是你吗”


“是你吗”


“薛不惠”


“诶”


“薛不惠你看着我”


蒋易抬手摘下张海宇的眼镜,观众如预期般开始起哄。


“可不可以让我离开你”

不想离开你。


“逃避你”

逃避不了你。


“永远的不要再见到你

我想永远的见到你。


“薛不惠”

张海宇。


蒋易说着台词,心里是截然不同的想法。突然一丝凉意抚上皮肤,张海宇把道具贴到了蒋易的太阳穴上。


“按下这个键,你就可以永远忘了我”


“希望你幸福”


薛不惠,不,是张海宇。


张海宇的眼神让蒋易心碎,这不过是一场戏,为什么你看起来如此难过?


虽然心里揣测着张海宇的想法,蒋易面上还是保持着一个演员的职业素养。剧情来到第二次按下按键,蒋易听见观众的唏嘘声,他知道,张海宇走了。


后悔,遗憾,寻找,失而复得。


俩人的最后一场戏在相视一笑中落下帷幕。蒋易站起身拍了拍张海宇的肩,张海宇倒也没拒绝,天知道俩人多想迎来对方的拥抱。



“wow!”


“棒!”


“撒花!”


“完结!”


“啪!”


郄意一巴掌拍到佟铭心头上。


“什么完结?蒋易张海宇永不完结!”


这时佟铭心倒也反应过来,一个劲的说对。张海宇笑了笑,看着这样一群朋友,心里的阴霾一下烟消云散。


蒋易听见这句话心里也很是高兴,面上却不为所动,只是抄着兜在一旁站着。金婧和刘胜瑛对了个眼神,俩人走到张海宇身旁一人挽一只胳膊,十分甜蜜的依偎在张海宇身上。


“海宇哥你好棒”


“不愧是我们的男神呢”


蒋易见状也不装高冷了,上前把金婧和刘胜瑛扒拉开,然后把张海宇拽到自己身边:


“这是我搭档”


“搭档怎么了,搭档只是一起演戏而已”


“对对对,海宇哥台上是你搭档,私下又不是”


金婧和刘胜瑛一唱一和,把蒋易堵的说不出话来。


“他…他…他不止是我搭档!”


张海宇闻言转头看着蒋易,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


“我们是朋友!”


“吁~”


众人唏嘘。


张海宇点点头,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。蒋易看着张海宇略失望的样子,不由懊恼自己的胆怯。


说出来吧。

说出来吧。

说出来吧。


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,蒋易深吸一口气,鼓足勇气站到张海宇面前。


“海宇”


“恩…怎么了”


张海宇只觉得心跳加快,偌大的演播厅仿佛只有自己和蒋易。有人在说些什么,他听不见,他的眼里此时只有蒋易,和蒋易眼里的自己。


“百乐门收官了”


“恩”


这话什么意思?蒋易是想说我们之间也收官了吗?张海宇的心情七上八下,害怕迎来离别的审判。


众人见状不由焦急起来。


“说啊说啊!”


“蒋易你个怂包!”


“快说!”



“提前祝你圣诞快乐!”


“……”


众人摇头。


张海宇抿着唇笑了笑,眼眶里的泪花已经在打转。


“圣诞节快乐”


说完,快步离开了演播厅。


看着张海宇离去的背影,蒋易真想狠狠揍自己一顿。


金婧和刘胜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蒋易:


“先生您单身一辈子吧!”


众人纷纷附和。


“+1”


“+2”


“+10086”


“你不配做我儿子!”


“???”


众人十脸懵逼的看着突然蹿出来吴彼。


吴彼:


“我…我开个玩笑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”


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
忽略众人的嘲讽,蒋易握紧拳头,向张海宇离去的方向追了去。



而另一边的张海宇逃进休息室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,眼泪像断了线似的一颗颗落下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张海宇嘲讽的勾了勾嘴角。


可怜,可悲,这场独角戏。


人家不过是想做朋友,你在胡思乱想什么。



“啪嗒”


休息室的门打开,蒋易走了进来。张海宇连忙抹掉自己的眼泪,装作正在收拾东西转身背对着蒋易。


“海宇”


“恩,快收拾东西吧,金姐说要开庆功宴”


听着海宇故作愉快的语气,蒋易心里更加不是滋味。


“张海宇你看着我”


“看着你做什么?我很忙的”


蒋易两步走上前把张海宇扳过来,面对着自己:


“我有话要说”


张海宇看着蒋易,双眼像探寻般在脸上巡视着,末了低下头:


“说什么?我们是朋友?我知道,我们是朋友,
我们一直都是朋友”


看着张海宇泛红的眼圈蒋易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,一把将面前的人儿揽入怀中:


“谁他妈要和你做朋友”


张海宇头靠在蒋易肩上,眼泪再次溃堤而出。


“连朋友都不想和我做了么,我的感情让你如此厌恶么”


“闭嘴吧你”


说着,蒋易扳过张海宇,低头吻了下去。


张海宇睁大了眼。

是在做梦吗?可触感如此清晰。


推开蒋易,张海宇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嘴唇。


“你干什么?”


“张海宇!你是不是傻?我不想做你朋友!老子想做你男朋友!懂吗!”


“朋友…男朋友…”


张海宇还没反应过来,在嘴里念叨着这两个词。蒋易看着张海宇这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合着这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他。


“因为喜欢你,所以我吃醋!因为想做你男朋友,所以你去相亲我嫉妒的发狂!”


看着暴躁的蒋易,张海宇彻底呆住了。


喜欢,吃醋,嫉妒,发狂。


这是表白吗?

蒋易喜欢我?

蒋易喜欢我!


总算转过弯的张海宇雀跃不已。


“你喜欢我?”


蒋易翻了个白眼,合着之前的醋都白吃了,真是白痴。


“你喜欢我?恩?你喜欢我?”


“是是是,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张海宇”


听见蒋易肯定的回答,张海宇再也忍不住笑开了花。


看见张海宇开心的表情,蒋易也笑了。


这个蠢货。


把张海宇拉过来,再次印上一个吻。



“你太笨了”


“是你没说清楚”


“我的错”


“原谅你”









END.


yes i do , it's the truth , I love you too.

吃醋【二】




换装,化妆,背台词。


正式录制时间一分一秒的到来,张海宇顾不上琢磨蒋易奇怪的态度。


“海宇,开场舞临时调动了一下,待会蒋易和刘胜瑛跳”


张海宇闻言一脸茫然的抬起头。


“那我和谁跳?”


“我!”


导演正在为难之际,金婧举起了手。


“那我呢…”


姜钰在一旁委屈的问道。


“姜钰你和辛未跳,就这样!”


导演快速做了决定后,逃跑似的离开了化妆室。



而此时的蒋易还在休息室发呆。


他想不明白,张海宇为什么要去相亲。


是自己的心意不够明显?


怎么可能?


不管台上还是台下,自己对他都毫无掩饰。


难道张海宇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在演戏?


就算俩人的手无数次握在一起,就算俩人的身体接触已超越朋友的界限,就算俩人的嘴唇曾只相距0.01厘米。


张海宇认为这一切只是剧本吗?他怎么这么蠢?


蒋易烦躁的把自己已打理好的发型搓揉成鸡窝,转头瞥见张海宇脱下的外套,随意搭在椅子上。


观察了下门外的动静,确定没人会进来后蒋易拿起张海宇的外套,将脸埋了进去。外套里全是张海宇的味道,蒋易深吸一口,沉浸在其中。


迫不及待的想拥有你,张海宇。



而另一边的化妆间内,张海宇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
“奇怪,我感冒了?”


张海宇揉揉鼻子,脑海里莫名闪过蒋易唤他名字的模样。同时,张海宇又想到蒋易刚才冷漠的举止。一个是温柔的蒋易,一个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蒋易。慢慢的,张海宇满脑袋都是蒋易。


摇摇头,张海宇想把蒋易甩出脑海。化妆师奇怪的看着张海宇:


“你怎么了?”


“哦…没事,继续吧”


冷静,别去想他。


张海宇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,很快又投入到剧本里去。



正式录制开始。


张海宇在舞台旁等着上场,身边站着金婧。蒋易和刘胜瑛在不远处,正在说着什么。


张海宇瞥了一眼,看见蒋易和刘胜瑛紧挨着莫名不爽。金婧见状,直接挽上了张海宇的胳膊。


而后俩人同时收到了来自蒋易和姜钰敌意的目光。



上台后,张海宇虽然努力按照记忆跳着却仍然做错了几个动作。

手忙脚乱的跳完,张海宇正在喘口气时观众却欢呼起来,张海宇不明所以的转了转头,余光瞥见蒋易把刘胜瑛抱了起来,俩人脸贴脸,十分亲密。


张海宇突然觉得心脏像是被攥紧了。


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涌上心头。酸甜苦辣咸,张海宇仿佛在瞬间尝了个遍。


“你没事吧?”


见张海宇不对劲,金婧趁金星说开场白时小声问了问。


张海宇摇摇头。


他没事,他怎么可能没事。


好不容易坚持到开场结束,张海宇逃也似的冲向了厕所。进到最后一个隔间,锁上门,张海宇紧闭眼靠到了墙上。



另一边。


金婧拉着刘胜瑛来到换衣间。


“你怎么回事?明知道那俩人什么情况你还火上浇油?”


刘胜瑛无所谓的摊摊手:


“我这是在助攻好吗?”


“呸!你就作吧!”


“你没听说过吗?爱情中的人眼里可容不得一粒沙”


“所以呢?他俩会因为你和好?”


“相信我。他俩不仅会和好,还会更好”



而此时,张海宇正五味陈杂的感受着心里的苦楚。


突然厕所门被打开,一个人走进来,最终在海宇所在隔间门口停下。


张海宇没有出声,他知道门外是谁,就像门外的人知道他在哪。相处几个月的时间,他们早已把对方的习性了解的清清楚楚。


俩人隔着一扇门,相顾无言。


蒋易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板,猜想张海宇此时的心情。

生气?难过?还是和自己一样嫉妒?


张海宇揣测着蒋易跟来的目的。

解释?辩解?还是并无所谓?


俩人带着各自的心思,沉浸在奇怪的氛围中。







TBC.

我的意中人他英雄盖世,是个长着马脸的勇士。(误

吃醋



百乐门彩排现场。


众人站在舞台上准备排练开场舞。辛未见面前本该是海宇的位置却空着,不由疑惑的拍了拍蒋易肩膀:


“海宇呢?”


“不知道”


蒋易生硬的回答道,似乎心情不好。辛未见状识趣的闭上嘴,不再追问。


“来,开场舞准备。3 2 1..诶?怎么少一人?”


导演这才发现张海宇不在现场。挠了挠头,导演看向蒋易。


“蒋易,张海宇呢?”


众人闻言都纷纷看向蒋易,一时间蒋易成了全场的焦点。


“我不知道”


“你怎么不知道?你和张海宇不是一直在一起吗?”


导演一头雾水。

按以往情况来说,蒋易总是和张海宇形影不离,有张海宇的地方就会有蒋易。反而言之,有蒋易的地方也会有张海宇,就连在厕所里也是如此。

剧组甚至一度怀疑俩人正在恋爱。


“我不知道!干什么都问我?腿在他身上,他去哪我管得着吗?”


看蒋易似乎很恼火的模样导演也不再追问,只是随意指派了一个工作人员上去代替彩排。


“行了,开始彩排了啊。开场舞,3 2 1”


“导演!”


音乐正要响起之际,蒋易突然大喊了一声。


“又怎么了?”


“我不想和张海宇跳开场舞”


“玩呢?”


导演叉着腰,不知道今天蒋易为何这么反常。


“行,那你想和谁跳?”


蒋易把台上的卡司们打量了一圈,眼光定格在刘胜瑛身上。


“我和刘胜瑛跳”


金婧闻言猛然转身,对蒋易怒目相视。


“蒋易你有病吧?胜瑛是我的cp!”


“你和姜钰跳”


“喂!”


“行了行了!”


见俩人有要吵起来的趋势,金星连忙让刘胜瑛站到了蒋易身旁。看着金婧一脸要ten了蒋易的模样,金星只觉得头疼。


“都没问题了吧?彩排开始了啊。 3 2 1,音乐!”


音乐响起,台上众人终于开始彩排开场舞。台下的导演抹了把汗,暗暗的观察着。


罪魁祸首蒋易一脸平静,刘胜瑛倒也没有什么表情,而前排的金婧一边跳一边对着蒋易咬牙切齿。


“唉”


叹了口气,导演按住突突跳的太阳穴坐到了监视器后面。



几分钟后,彩排完成,众人纷纷走向后台准备换装。金婧经过蒋易身边时一把扯过刘胜瑛,顺带用全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:


“吃醋的男人真可怕”


蒋易倒是没什么反应,手插着兜走了。


“你干嘛”


刘胜瑛拽拽金婧,不知道她火气怎么这么大。一旁好奇的辛未也凑了上来,满脸不明所以。


“他蒋易就是活该你知道吧?海宇走的时候他不拦着,现在吃闷醋,活该!”


“走?海宇走哪去了?”


“相亲去了呗,听说人妹子可漂亮了!”


金婧故意大声说道。


正要下台的蒋易顿住了身形,迟疑了几秒后迈开长腿走了。



后台,休息室。


佟铭心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,时不时抬头偷瞄两眼。

休息室里的气氛很奇怪,众人都在玩手机,却都心不在焉的模样。在佟铭心第三次和同样偷瞄的辛未对上眼神时,张海宇推门进来了。


“怎…怎么了?”


看着十几只眼睛都看向了自己,张海宇不由愣在了原地,关门的手也顿在空气中。


“没事儿~我们就是想知道你相亲怎么样”


金婧开口道。


话音刚落,佟铭心一下窜到张海宇面前,瞪大了眼看着张海宇:


“你相亲去了?你怎么能去相亲呢?”


张海宇尴尬的笑了两声。


“我…为什么不能去相亲?”


“你相亲蒋易怎么办?”


“噗”


辛未一口水喷到正在看戏的姜钰身上。


“……”


莫名躺枪的姜钰一脸懵逼。


“不好意思哥们儿!”


辛未胡乱给姜钰擦了擦后冲向门口,把还想说话的佟铭心捂住嘴拖出了休息室。


“什么情况?”


一旁刚睡醒的郄意十分茫然。


金婧白了蒋易一眼,说道:


“某些人吃闷醋的情况,也不怕憋出内伤哦~”


“少说两句吧你!”


刘胜瑛和姜钰赶紧一人捂嘴一人拽胳膊把金婧架出了休息室。


“闷醋?什么闷醋?好吃吗?”


依然十分茫然的郄意问道。


牟紫看看张海宇又看看蒋易,一把挽起郄意的胳膊向外走去:


“郄意哥,我剧本还有点不懂你给我讲讲”


“不是,什么闷……”


牟紫捂住郄意的嘴冲张海宇笑了笑:


“你们聊,你们聊”


说完,啪嗒一声关上了门。如今,休息室内只剩下张海宇和蒋易俩人。


“大家都怎么了?”


张海宇疑惑的问道。而蒋易只是一脸冷漠的看着手机,手狠狠的在屏幕上戳着,像是要戳出个洞来。


“喂,问你呐”


依然没有回答。


张海宇皱皱眉,把包放下,走到蒋易身边,伸手碰了碰蒋易。


“不知道”


蒋易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张海宇的手,冷梆梆的抛出三个字。张海宇看着自己的手愣了愣,也懒得再自讨没趣,径直走向了换衣间开始换衣服。







TBC.

这篇文应该叫【金婧大战蒋易】